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话题 >

最新话题

研发人员的悲剧——“庞氏骗局”

发布时间:2021-11-22 浏览次数:

  查尔斯·庞兹(Charles Ponzi)是一位生活在19、20世纪的意大利裔投机商,1903年移民到美国,1919年他开始策划一个阴谋,骗子向一个事实上子虚乌有的企业投资,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得到40%的利润回报,然后,狡猾的庞兹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,以诱使更多的人上当。由于前期投资的人回报丰厚,庞兹成功地在七个月内吸引了三万名投资者,这场阴谋持续了一年之久,才让被利益冲昏头脑的人们清醒过来,后人称之为“庞氏骗局”。

  小A是一个毕业于“985”的硕士毕业生,毕业后到了一个“创业型”公司入职,在公司做程序猿的小A兢兢业业勤勤恳恳,每个月工资虽然不如外企,但是老员工 老B 说:年底奖金多,所以小A一直努力工作,希望得到领导的赏识,然后年底多拿一些年终奖,好回家过年。到了年底,公司领导 阿C跟小A说:“你这一年在我们公司做的不错,但是考虑到你刚来,贡献没有老员工大,所以考评是‘一般’,意思就是很一般,主要原因还是加班时间不够。只要你继续努力,公司是不会让雷锋吃亏的。”

  阿C说:“我们公司没有年终奖,我们只有年中奖,等明年年中,发上一年度的奖金。我们公司的年中奖还是很有竞争力的,要继续努力哦。”于是小A年底过年回家还是很拮据的,等着第二年年中,想拿完“年中奖”,再离职。

  到了第二年六月份,小A一直努力工作,下班时间不早于领导阿C下班时间。不过领导体力很好,都是晚上九点开会,晚上十二点才下班。小A心想,反正没有女朋友,不如在公司多劳动,说不定能多拿点奖金,好孝敬父母。慢慢的小A没有了兴趣爱好,没有了业余生活,没有了娱乐和运动。

  小A打算熬到六月份,拿了年终奖就离职,毕竟没有时间找女朋友,“大不了白干半年,也比 白干一年强啊”。

  超出预期的好,领导阿C5月份就跟小A沟通奖金了,虽然小A去年考评不是很好,但是由于老员工身体不好提前退休、新员工不能胜任工作提前被辞退,所以奖金总额比较多,所以虽然绩效一般,但是小A还是拿到了6万块钱的奖金,“相当于6个月的工资”。看着考评优秀的同事拿了超过全年工资的奖金,小A又一次怀疑自己的判断,是不是应该在这里继续干下去。因为毕竟这个奖金还是比国企好很多。

  到了“六月份”,小A又开始怀疑人生了。领导 阿C跟他沟通:“小A啊,你看你这半年工作这么努力,公司鼓励你,所以决定给你配股票。你看公司每年大额的分红,你只要买了公司的股票,每年都可以分红,以后工资奖金,那就是零花钱。”

  领导阿C说:“公司发展这么好,怎么会有风险?公司给你配发10万股,一股一块钱。你准备好钱。不买公司股票,那就是不看好公司发展,说明你价值观有问题哦,小伙子加油。缺钱跟我说,我帮你介绍银行。”

  小A陷入了沉思:“这么一个“技术有限”の公司,不断的利用“股票分红”吸引年轻人来挥洒青春,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,没日没夜的加班,去争取一个非常靠前的考评,以获得一个非常好的收入。奖金越多,花钱买公司股票的钱就越多。这年中奖发了,又换回去?”

  小A算算帐,因为家庭条件一般实在吃不消这样年中奖发下来,还没焐热就交上去的情况,于是选择了离职。更重要的一个担心是:

  “庞氏骗局”之所以能够通过借新债给老投资人发放红利,有一个原因是个别的投资人无法了解到整个骗局的情况。”虽然小A算过公司的账目,觉得公司通过内部融资,向员工发放的红利总额远高于从员工处募集的资金,但是对于小A来说,他是无法了解到全部信息的。但是对于他这样的新人来说,实在吃不消,对于老B这样的老员工来说,还是非常爽的,只是懊恼自己来这家公司太迟了。算了,还是到一家收入结构简单点的公司去上班,至少过年时不会太拮据,到哪里都是码农。

  老B和阿C是同一年进公司的,由于老B整天埋头干活,阿C能说会道,所以大领导很快觉得阿C做事情有狼性,阿C写PPT水平高于老B的代码水平,再加上阿C嗅觉灵敏,跟大领导鞍前马后的伺候的很妥当。

  后来公司发展,大领导提拔了,于是阿C自然顶替了领导的位置,成为了部门的主管。

  由于阿C跟老B是同一年来的,所以,虽然阿C当了主管,他作为老B的主管,但是呢,由于公司级别有限制,所以阿C并没及时的提高等级。因为在领导看来,这个部门太小,也没必要占个高级别的位置嘛。

  于是每次部门考评的时候,就由阿C来给整个部门来打考评。但是资历老、级别高的就阿C和老B两个人,所以这个级别,就两个考评名额:“一个A、一个B”。所以阿C当然不会给自己的考评B啊,领导也不同意啊。所以老B就成了千年老B。

  老B年纪大了,这份工作的内容他还是很喜欢的,千年老B就千年老B嘛。老B天生老实少言,也不喜欢折腾。虽然每年都是,阿C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,但是对于他来说,他心想,那是人家阿C的本事。做研发的嘛,就是要多坐几年冷板凳。再说了,考评差点,还不用掏钱买股票,我就做我的千年老B吧。

  不过世事难料,由于公司扩张,来了很多新员工,像小A这样的又努力又优秀的年轻人。部门也被阿C搞得风生水起。

  老B积累了这些年的股票,逐步已经实现分红购买新一年的股票的程度了。不过这些年一直考评一般,收入跟其他公司比其实差不多,可能还略低。

  这一年部门这些新鲜血液干活这么拼,弄得老B加班的时间也变得多得多。到了考评沟通的时候,老B来到会议室,看到阿C脸色不好。

  阿C也很为难的跟老B说:“你看你在公司这么多年了也没有起色,虽然公司去年业绩 不错,不过呢整体经济不好。你看你年纪也大了,干不动了,搞不过年轻人。写代码、画电路,这个事情其实是个体力活。咱俩这么多年的朋友,我跟你说,公司认为你‘潜力不足’,这次给你一个‘不合格’的考评。你要不这段时间,找找工作,我给你介绍介绍。”

  后来,老B找了个外企工作,虽然收入不如创业型公司,不过朝九晚五,过得也惬意。

  阿C把老B劝退之后,领导打电话来了,一顿褒奖:“阿C啊,你很能干啊,部门给你搞得非常有活力啊,风声水起啊。好好干,这次给你一个好的绩效。”

  阿C虽然技术上,没啥天赋,但是政治悟性高,善于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管理部门还是有一手的,执行力好。领导让他劝退的几个年纪大了的研发人员,他都很平稳的搞定了。阿C因为这些年给公司卖命,每年积累了不少股票,奖金也不错,级别也升上去了,比之前跟他一起进公司的老B之类的相比,收入那是杠杠的。逐步进入了公司中层的感觉,干活也非常带劲;其实这几年虽然做管理,但是精力和时间也没少花。但是现在阿C也多少年不写代码了,基本也只能在这样公司做一个管理岗位了。

  这段时间,虽然公司业绩平稳,但是整体经济不好。所以他领命在部门对老员工进行裁员。执行的时候阿C没有多想,可能就是公司在换血?增加公司的活力嘛,杰克韦尔奇说了:“不让后10%的员工离开,前10%的员工就得离开。”不过执行过程中,他也是蛮心痛的,一些技术老手离开公司,对业务也是有影响的,另外这些同事都是老兄弟,公司说不要就不要了,于心不忍啊。不过商业机构嘛,总是追逐利益最大化的。

  这一天,他接到领导一个诡异的电话:“公司拓展俄罗斯业务,你去做销售去吧?过几天出发”他说:“领导,你怎么这么问啊?我家里上有老、下有小,老婆刚怀孕 二胎,我要是去西伯利亚了,家里怎么办啊?再说我也不懂销售啊,你让我去西伯利亚,那不是流放么?苏武牧羊?”

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,阿C第二天一大早到了办公室,准备继续风风火火的工作。看到领导早已坐在他的位子上说:“阿C,公司高层决定由其他人接替你的岗位,你还是另谋高就吧?”阿C说:“我这裁人计划还在执行呢,还没有做完呢,这公司也没有个理由,就把我给裁了?”

  阿C内心如此的苦闷的离开了公司,他想到了一个历史故事,如今落在自己的身上了。

  “有人告密说文昌右丞周兴和丘神勣串通谋反,太后(武则天)便命令来俊臣审这个案子。有一天来俊臣请周兴到家里作客,他们一边议论一些案子,一边相对饮酒。来俊臣对周兴说:“有些囚犯再三审问都不肯承认(罪行),有什么办法使他们招供呢?”周兴说:“这很容易!只要拿一个大坛子,用炭火在周围烧这个大坛子,然后让囚犯进入瓮里去,什么罪他敢不认?”来俊臣就吩咐侍从找来一个大坛子,按照周兴的办法用炭在周围烧着,于是来俊臣站起来对周兴说:“有人告你谋反,太后命令我审问你,请老兄自己钻进这个大坛子里去吧!”周兴非常惊慌,当即磕头承认罪行。”

  如果说,公司末尾淘汰,阿C能理解。可是他是出类拔萃的,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段被流放?让他苏武牧羊去?不去就被离职。。。

  经过了解,其他部门的主管也都要去出征俄罗斯,去苏武牧羊。也都是跟他差不多的资历和级别的。难道是“庞氏骗局”的软着陆?他不得而知,因为虽然他也就是个小主管,没有更多的信息。也许BOSS预计到什么重大危机,阿C也不得而知。反正阿C是个牺牲品,如果BOSS希望对庞氏骗局做软着陆,目前小规模的在做压力测试吧。

  不过对于阿C来说,他已经基于一个平台去工作很长时间了,其实他的能力模型是在现有公司体制下培养起来的。他的青春都挥洒给了公司。现在在他人到中年,去谋一份差不多的工作还是挺难的。

  不过从公司层面去看,让这些“高收入”、“分红”的上线和早期投资者去西伯利亚过个冬天,能活下来的身体强壮再拉回来加班,身体不好的冻死了,也剩下不少的成本,收益不错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